A-A+

旅途体验

2015年07月03日 旅游 暂无评论

旅途体验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歌曲:北京,北京
歌手:郝云
专辑:北京
年代:2008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难免会觉得无聊,每天在同一个时刻出门,吃同一家店的早餐,办公室的人长久都是一样的面孔,听到的是相似度百分之九十的故事,分不清昨天和今天的不同,对明天亦没有期待,只有房后的大树春天发芽,夏日开花,秋天萧瑟,冬日素裹,成为昭示四季轮回的标志,而就在这一年年的轮回里,未来岁月便沦为昔日曾经。 今年清明假,趁着工作之余决定去帝都散散步,同事听说了,说我指定疯了,法定节假日的帝都人满为患,看不到什么风景的,我说那也好,路是一样的路,走的人多了,发生的故事也多。我们在旅行的时候都在看什么,我只是去看看别人生活的城市会上演怎样的故事。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北京了,七岁那年,随家人一同赴京走亲戚,真是一场惨烈的行程。小时候晕车,严重到只是想想要坐车就会吐的昏天暗地的情形,胃掏空脸煞白,像是害了一场绝症。那时候去北京的客车简陋而漫长,我坐在最后一排唯一有窗户的座位,肚脐上贴着生姜片,手里拿着救命橘。我不敢闭上眼睛,那感觉就像在黑暗中转圈,似脱离了人世般让人惶恐,却也不敢看车外的近景,路两旁刷刷倒退的树木会让我眼花缭乱痛不欲生。所以一路精神恍惚眼神游离,一刻不能离开窗外能把人吹成疯狗的妖风,不知道颠簸了几个小时,徘徊在心肝俱碎的边缘,车猛的停下,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隐约听得大人附我耳边小声说“该下车了孩子。。”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可当我眼角的余光瞥到一眼距车门无尽的过道,又绝望的闭上双眼,任谁拉扯也不肯离开窗户一步。我怕我稍稍一动,就破坏了这一路小心翼翼维持的平衡,会在一车人面前丢了七岁孩子可耻的自尊心,最后我被大人和司机师傅合伙从车窗抱了下去,车里车外的人们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出不常见的幕剧,七岁孩子的自尊心稀碎一地… 那回对北京留下的记忆,只剩几张泛黄的看照片,一个小姑娘被摆放在几个大人中间,后面是威武的天安门,而我已记不得在那里说过什么话,看过什么风景。 这次来北京已是一副好皮囊,早已体会不到七岁那年对车的排斥和惶恐了,也终于把那年没有好好记住的风景尽情观赏一番,说是看风景,不如说是看人海,好在只是抱着出来走走的心态,不管看到什么也是值得的。 在一家自带舞台表演的自助餐厅,晚七点有节目,舞台上方灯影闪烁,来唱歌的居然是我之前在某个广场偶然见过的卖艺小青年,二十五六的样子,黑衣黑裤黑皮鞋,冷峻的表情,背着吉他不时踩着节拍器,也不多说话,一首歌唱完对四面八方的掌声鞠一躬小声的说谢谢,再唱下一首。顾客的小孩子乱跑到他身边,拨弄一下话筒,戳一下他后背,或者踢走他的节拍器,他也不去挡,东西在哪儿自己就去哪儿,任由一伙小孩子占据他的舞台,大人们看着欢脱的孩子们和蔼的笑着,一边嘱咐着不要摔倒,一边跟着音乐起劲的打着节拍。一首首本该安静欣赏的吉他弹唱在嘈杂的餐厅里回荡着,让人不禁想起大冰的卖唱生涯,觉得那才算为音乐而活,而在这里,充其量算是为了生计。 在南锣鼓巷,没有体会到景点本该有的小清新文艺范,却是被涌动的人流挤着行走半程,当然这和景点没有关系,谁让我非得赶着法定节假日呢。行到一家店门前,前后人潮被堵的死死的,前进不了后退不得,想到跨年时候上海外滩的事故,赶紧把随行同伴拉到墙边顺势站到了台阶上,后面的人还在往前涌,叫嚷着“前边怎么不走啊!” 而前方的人使劲站稳了身体,高举着手机,展示着屏幕里挤满的各种颜色的脑袋。小店服务员在门口抱怨着“哎呀不要站在这里阿,把我家店都堵了阿,哎麻烦你过去一下,人家要来我家店消费呢”。我们赶紧小心翼翼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拐弯转起人流量少很多的胡同来。胡同是翻修过的,古老样式的大红门上赫然显现着现代化的锁眼,时而有游胡同的人力三轮车从前头后头冲过来,一路吆喝着:“借过了您类!小心撞到不管了您类!”我一路躲着一路纳闷明明是人力三轮车,怎么快的要飞起来,仔细看,原来车子都已改装上电动机,速度提高了不少,却也少了一份慢悠悠听师傅眉飞色舞大嗓门讲胡同故事的心情。倒是见到不少洋学生骑着老式的二八车,同伴说“嘿,你瞧这车子让外国友人骑出来别有一番风味哈。”接着一拍脑门,“咳!这本来就是洋车子哈哈哈哈…” 去前门大街路过天安门广场外围,每个进入广场的安检门都排着一圈两圈的队,一位大人领着大约六七岁的儿子终于如愿踏上了广场的土地,小孩儿似乎憋坏了,凑着一个井盖撒起尿来,大人在一旁等着,帮小孩儿提好裤子。我怕令人厌恶的尿骚味穿过栅栏穿过无数人共呼吸的空气窜进我的大脑,赶紧加快几步离开。广场有厕所吗,没有的话下次我就不去了。 在颐和园,长长的买票队伍,我们排在最后面,不时有背着小挎包的青年男女小心的在你耳边压低声音说着“诶。不排队的票要不要..”你不理他,他也不会缠着你,毕竟还有更多的游客加入进来,外国人也逃不过,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为什么英语才是世界通用语,连小票贩都知道跟不是中国人的各国人说“hey,one ticket ?”方言味十足的英语发音,我听的真真切切,也不知道老外听不听得懂。好容易检票进了景区,又会有四面八方的人来搭讪“请个导游吧?嗯?嗯?”同伴打趣道“我就是导游,这是我的顾客喔”,搭讪的人也就讪讪的去了别处。不过确实有不少人会请导游讲解,毕竟老佛爷的家实在是太大太有说法了,行到排云殿附近,只见一导游边快步走着,口中念念有词还附带着指指左边右边的建筑,而他的主子落在了十米开外整理着摄影器材,导游说完一段,习惯性的转头看一眼,本应跟在旁边的游客此刻只剩一团飘忽的空气,导游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站在原处等游客赶上来。想必他是为了能在有限的时间多接一单生意才如此专注吧,而我们就这么不小心捡到了听鹂馆的史事。一路找着洗手间,不知不觉走完长廊,行过石丈门,路过画中游,从西宫门离开了颐和园。沿着公路找站牌的路上,有兜售帽子的小贩,朝游人们不停顿的喊着“帽子帽子~want hat ? hat ?” 这才真切的感觉到生活在帝都的每种类型的人都着实不易,而所有靠劳动吃饭的人都应得到足够的尊重。 在北京紧迫的两天,朋友们生怕我浪费了一分一秒,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行走,手环记录每天走17公里左右,每到一个标志景点都被提醒要不要拍照,而我只是拿出手机趁着两波游客轮换的间隙拍下一张没有人迹的风景照。旅行和旅游的区别,我这种没去过几个地方的人是没有资格评判的,但如果把出行仅当做一场放松心情的远足,那风景如何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我无需证明自己来过,只消在心里记得曾遇过怎样不同平常的见闻,体会过其他地方待久的人们如何为生活奔波,回头儿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等下次,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