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浔,停泊在南水,遇见了时光

2015年07月03日 旅游 暂无评论

浔,停泊在南水,遇见了时光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曲目:浮舟
艺人:raflum
专辑:归棹
年代:2014



旖旎在水墨里的流光,是南浔固守的执念:即使同她一起斑驳,也不愿更改黛青色的笑靥。想来南浔也是个痴情的凡生,幻化在红尘,却甘愿苦守于繁芜之外,与时光一同老去。若有一天,这里的流水弹起的琴音也沦落在市井,不再轻缈,恐是这凡生终究敌不过世俗的讥诮,忘却了曾经镌刻于心的誓言,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不是清浅的水,缠绵而缱绻,就像是南浔写给时光的情诗:相知相守,不离不弃。不知究竟谁是那个一袭青衣笑容恬淡的女子,依偎在清俊伟岸的男子吹起的悠长落拓的洞箫声里。只知时光坚毅而温柔,南浔清高而素净,两者孤芳自赏绝然于世却能惺惺相惜唇齿相依。也罢,只要他们静默着伉俪情深,迤逦着苍老,便好。

绵长的青石板路,迷蒙中绵延着谁家姑娘隽秀的绢帕,不是怅怅然的孤寂,是年岁姣好,芳华里的无虑。或许也曾有个两重心字罗衣的女子,莲步在旧时的光影,紫竹伞下低垂明丽的眸子,却不知她袅娜在水中的波影,已聘婷了正在对岸冥想的男子的心。只是碎时流光,悄悄然拂过了千百年的寂静落寞、苦闷伤恸、喜悦欢颜,绣在绢帕上的情意已经泛黄,甚至只留下苟延残喘的一点遐想,只是,当初那个美好的故事依然熠熠,悠然地弥散在这满是皱纹的廊道,坚贞而永恒。春雨飘洒在行人身上,酥了听故事人的心,也湿润了长满青苔的水乡里的他和她。

横亘在白墙灰瓦旁的遒劲的枝桠,就这样霸道而恰到好处地闯进了小镇的故事。落起小雨的四月天,阴沉却没有寒凉。多情的水,多情的青石板路,需要刚毅的树与老房。湿漉的空气里夹杂着嫩柳丝绦佯装的成熟妩媚与紫荆团簇细碎而浓厚的妆容,是轻佻却不让人厌恶的春的礼赞,飘摇到这里,竟描摹出南浔洁身自好、坚定端庄的豪言壮志。不禁在这儿驻足很久,不是枯藤老树昏鸦,而是走过孤寂的冬,素净得越发怡然自得,凛然得如此气定神闲,新芽,已然萌动。

即使时光苍老了朱颜,风干了记忆,总有生灵守候这一方清然的地儿。纵横在灰白布景里的远景近景,没有夹杂一点凡尘的光怪陆离,素得悠然恬静,素得沁人心脾。蹲在家门口的犬在等待归人,在春天远行的主人。当他归家的那一天,连它也按捺不住心底的喜悦,连吠着唤着屋里的佳人,她推开遮住黄昏的门扉,红绳在她凝脂般的手腕鲜艳,道一声:你终于回来。

影影绰绰的树影与波澜,呢喃着杏花烟雨里的光华,与开放得或娇羞或张扬的水花,轻盈流淌。行人在廊里漫步,接捧屋檐落下的稀疏的雨帘,撩起水中飘游的瓣唇,用相机编辑着这里的流年,殊不知,他们也成了他人眼中的景。

不愿离去。

多想傍水而居,清清凉凉,也悠悠荡荡。生活得诗意,栖居在不为凡尘纷扰的灵魂的归宿。草长莺飞,绵绵然述说着春日的欢愉,水波缓缓拂动,弹拨着心弦不想踏上归途的瘾。圈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的我们,叨扰了南浔,这么久。就让这里的生活继续,老人与那张嶙峋的藤椅,描摹上灰色的红门与长了锈色的小锁,透露着砖头本色的破败的白墙与青灯相守的屋里人,这里的淳朴,请继续吧。

行人怀着热忱与羡慕,回荡在纵横的巷道,老人依旧裹着棉服,安详地坐在门边,望着满眼笑意的游人,也是不知然地微笑着。她在时光里老去,她所铭记的定是古老的旧日里的故乡,而今新人外人冒冒失失地闯进她的故事,与她,早不相干。可我们终将离去,也快些离去,莫让我们惊喜的咋呼的欢笑,杂乱了老人记忆里的城。

没有行色匆匆,没有焦躁不安。红尘里的急迫急躁亟不可待,在这里,净化成闲适的步履。然,我们的梦想,还在我们欢喜而来的出发的地方。我们从那里来,在这里短暂的逗留,在不属于我们的地方,梦想会开得南辕北辙。停歇,而后,归去,继续,征途。

浔,停泊在南水,遇见了时光。他们相约,即使青丝斑白,也要相守不离。

那,我也与你相约,等我的梦想可以明丽着绚烂,至少是开着自己钟情的色彩,再来这里,读这篇写与你的情书。

 

标签:

给我留言